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之山河为聘
重生之山河为聘

重生之山河为聘

主角:宁清月卫将离 作者:阿尔铭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8-11 11:10:46

小说主角是宁清月卫将离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山河为聘》,是作者阿尔铭最新写的一本古代重生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日两人虽同榻而眠,可都穿着中衣。此时乍一见此光影,又羞又惊的宁清月快速扭过身去,双手覆面小声的呵斥道:“流氓!登徒子!”...
展开全部

此时天色尚早,卫将离还在前厅应酬着狐朋狗友和些许宾客。若不能在暮色将近时支走轻棋并想好对策,她可就前途堪忧了。

之前轻画曾说,卫将离起兵谋反是与七年前的卫家几近灭门有关,那么卫家应不单单只是平叛时与三皇子同归于尽那么简单。

大皇子为长子,二皇子为嫡子,三皇子却是素来受宠,更是在民间贤名在身。

陈国储君向来没有立嫡立长的说法,而依当时的情况看来,三皇子明明是最有可能立储的,他又为何要铤而走险谋反呢?

而卫家是否也发现了这个疑点?

卫家满门三代十一人,除了当时年幼的卫将离外,全部出征。兵藏世家,用兵入神,又怎会与一个不成气候的反贼同归于尽?

宁清月想不通三皇子谋反的理由,总觉得疑点重重,莫不是有人栽赃陷害?

是大皇子,还是二皇子呢?

渐渐想的出神,她摘了盖头旁若无人的在屋内闲逛起来。下意识的,还做出了要哄人的模样。

这便是日积月累的习惯,当初在卫府饱受欺凌,安儿又体弱喜哭闹,她便抱着孩子在屋子里一圈一圈的打着转。想着待卫将离回来就好了,到底是他的孩子,等他回来就不用受苦了。

可谁曾想,这回来,竟然是起兵谋反杀了回来。

“轻书,你干嘛呢?”

宁清月被唤声惊醒,看着轻棋的面容和周边的环境,再次确认了自己的确重生了。

压了心头的疑虑,不动声色的行到了桌边,端起了酒水,“没什么,累了一天饿坏了吧?来吃点?”

“这……”轻棋的确早就饿坏了,可礼节上这都是给新人准备的。

宁清月自顾自的拿着筷子吃了起来,含糊道:“我们只不过是走个仪式,你还真把我当新娘子啊?你看那些喜婆不都去吃饭了,再说驸马无酒不欢,逢酒必醉,定是不会再吃这些的。”

轻棋想想也是,都是共同服侍公主的丫鬟,凭什么她轻书就能吃吃喝喝?再说料她也不敢到公主那说去。遂即大胆的坐到了桌边。

宁清月看着大快朵颐的轻棋,连忙殷勤的倒了酒水过去。

“来尝尝这酒,以卫府的家底,这酒必是好酒!平日里哪里这机会,今晚不用回去,来喝个痛快!”

轻棋旁的都好,就是爱贪小便宜。听宁清月这么一说,端了酒杯尝尝,果真不错!自个端起酒壶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来,生怕少喝一口,就是吃了大亏。

宁清月小口的吃着菜,一点点的抿着酒。嘴里不停的说着劝酒的话,加上她往日里老实惯了,轻棋也不设防,喝着喝着就喝嗨了。

**

天色已暗,夜幕降临。

宁清月在枕头下藏了个趁手的烛台,然后端坐着,听着那醉酒的男声渐近。

暗下决心,若是能与他说道理,那就说道理。若是说不通,可就别怪她对醉汉不留情了!

吱呀--!

房门被推开,穿着大红喜袍的卫将离带着浑身酒气,跌跌撞撞的行了进来。

待看到伏在桌上的轻棋时,坏笑着就扑了过去。将人搂在怀里背对着宁清月,看不清动作,只觉得十分亲昵不堪的模样。

宁清月心下纠结半晌,虽说他若把轻棋当做新娘行了洞房也好。可轻棋到底是个清白姑娘,怎么能……

于心不忍,伸手从枕下摸出烛台小步挪了过去。

看了看手中沉甸甸的金属烛台,又看了看那暴露在自己眼前的后脑勺,心下一横!闭了双眸挥手砸去!

嘭--!

人体倒地的声音。

意料之外的,双手被人抓住。

宁清月睁眼一看,眼前紧紧捏她手腕的卫将离眼中一片清明,哪里还有醉酒迷蒙的样子?

而他脚下,却是倒地的轻棋。

卫将离眉头轻挑,这么快就露马脚了?倒是快的让他出乎意料啊。

“不器,将人带走!”

“吱呀”一声,卫不器身手灵活的蹿了进来。看了看地上的躺的女子,又看了看一身红袍被主子紧抓的人,疑惑道:“主子,带哪个?”

卫将离无奈皱眉,“当然是地上这个!”

“好嘞,”卫不器说罢就将人如麻袋般往肩上一扛,转身欲走。

宁清月也不管自身处境,慌忙出声,“等等,就放外间吧。这是公主贴身侍女,回头要向公主回话的。”

卫不器诧异回首,见自己主子微微点头,也就当真将人扛到了外间榻上。

宁清月挣脱了两下,没挣脱开。卫将离的手劲颇大,捏的她手腕隐隐作痛。

“卫帅,我们有话好好说。”

卫帅?卫将离疑惑,可从未有人这样唤过他。

看着眼前的女子,倒的确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连给卫不器练手的资格都没有,莫非是个用毒的?

松了手,卫将离端坐于桌边,一副审问犯人的模样,“说吧,你是谁的人?”

是谁的人?如此说来卫将离果然有对头,而且还不止一个!

宁清月大脑快速运转着,思量着对策。

“小女子宁清月,家父宁康曾任户部官员,七年前家父因涉嫌参反,举家流放,亲人流放途中全部病故。”

卫将离静静审视着她,眸中冰冷,不带一丝意味,“这和我,有何干系?”

嗓音未变,依旧是清风朗月,可话语中所带的寒气,却让宁清月觉得如坠冰窖。还有那不带一丝情感的,仿若在看一具死尸般的目光。

她忽然间就想起,想起了卫将离“黑面阎罗”的称号。

坊间说他杀人如麻,那一定是真的。倘若没点心思手段,也做不到一军统帅,起兵谋反的位置。

之前他进屋时装醉,显然是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如果不说出点有用的话,宁清月毫不怀疑他会杀人灭口!

说什么呢?即使重活一世,她所知的消息却是少之又少。难不成要说他将来必会谋反?那怕是会死的更快!

卫将离眼眸微眯,显然已没了多少耐心。周身的寒气让宁清月心下一慌,连忙开口。

“小女子那时正做公主伴读,幸得公主搭救免为流放,便在公主身边做了七年的侍女。此次为公主试婚也只是逼不得已,绝不是为卫帅而来!”

小说《重生之山河为聘》 第5章 试探 试读结束。

不想错过《重生之山河为聘》更新?安装追梦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