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娃?我的?

九章半

“娃?我的?徐妈,您别逗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罗东拎着行李站在家门口,他一脸懵逼的看着堵在门外的邻居徐妈,差点没被口水噎死。

“玩笑?罗东,我哪里有空跟你开玩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爹的,这么懂事儿的娃娃都不要。你这一趟出去五六年了吧,有没有想过尽一点当爹的责任?”

满脸横肉,五大三粗的徐妈左手插着腰,右手举着擀面杖,口水撒花一般喷到罗东脸上,一副你今天不给我个解释,我就揍你小子的表情。

徐妈身后,一个四五岁的小萝莉怯生生的藏在身后。

“不是,徐妈,这都哪跟哪啊。

您说我都有六年都没回来过了,怎么可能突然蹦出来的娃娃叫我爸?这逻辑说不通啊,您看您是不是认错人了?”罗东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

他瞄了一眼徐妈身后的小萝莉,脑子里头嗡嗡的,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眼前这小萝莉四五岁的年纪,粉雕玉琢,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上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如同是漫画里走出来的萌娃,十分纯真可爱,

可是……

这是我的娃?

完全是开玩笑好不好。

“咋的,你小子有脸做,还没胆子承认不成?真亏你小子还是老娘一手看大的,咋的就没这么点子担当?连老罗头都承认了这个孙女,你小子还敢不认账?”

徐妈脸上的横肉抖了一抖,徐妈斜了罗东一眼。“这一次要不是老罗头咽了气,才叫你小子回来给他送终。难道你还能一辈子不露头不成?你良心被狗吃了?”

“我可警告你。这么好的娃,你要是敢亏待半点。你信不信,老娘今天好好教育教育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孝道?”

“可徐妈……”

罗东脖子缩了缩,为难道。

“别叫我徐妈,我可没见过你这么不着调的人。小时候的聪明劲都哪去了,好歹也是个大男人,有点子出息行不行?

今天我话放在这,你说半个不字儿试试看?”

徐妈瞪了罗东一眼,手里头的擀面杖都快暴走了。

罗东敢打赌,如果不是徐妈退休有几年了,脾气渐缓,兴许连当初做主业的杀猪刀都能掏出来对着自己威逼利诱。

对此,罗东只能苦笑一声。

徐妈嘴里头的老罗头,罗东自然认识。

那是从小将他养大的师傅,两者并没有什么血亲关系。

罗东是孤儿,从小就被徐妈嘴里边的老罗头儿收养,但老罗头儿却很少去管他,罗东反而是打小吃邻里街坊的百家饭长大。邻里街坊们没少嘀咕老罗头儿不着调,但老罗头儿不以为意,交给了罗东无数稀奇古怪的知识。

罗东也曾不以为意。

直到六年前,罗东被老罗头儿赶出了家门。

罗东才知道这世界远比他想象的更辽阔。

“行了,别在这磨磨唧唧,你要是但凡还有点孝心,就去老罗头儿坟上磕个头。好歹对你也有养育之恩。他的坟就在咱们小区边上的墓区。老罗头无依无靠,这钱是大家伙集资的,你就算在没良心,也不能忘了。”

徐妈骂骂咧咧的嘀咕了两句,扭头带着小萝莉离开。

闻声,罗东摇了摇头,提步便走。

不多时,罗东的脚步便出现在墓区里一座新填的土坟前。

土坟新立,洒满纸钱。

崭新的石碑上贴着一张还算清晰的相片,照片上,一个下巴尖瘦,笑的满脸褶子的小老头儿正呲着一口大黄牙对着罗东咧嘴傻笑,活灵活现。

罗东盘着腿一**坐在地上。

他沉默着点燃了一根香烟,先是吸了一口,吐出烟圈,才插在了土坟前的香炉上。

“一双神眼洞鬼神,一双妙手还人魂,小老头儿你也真够逗的。你一辈子都跟老天爷作对,铁打了是上了阎王爷黑名单的,哪那么容易死?”

“要我说,小老头儿你就别装了。当年你赶我离家,这一晃就是六年。你传我的本事,我比谁都清楚,您这个坐地阎罗可是能偷天换日的主儿。您活了多大岁数,恐怕您自己个儿都记不清了吧。您想要让我回来,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犯得着装的这么逼真?”

“地上凉,起来活动活动吧。”

罗东看着香炉里袅袅升起的青烟,口中絮絮叨叨的说着。

他直视着墓碑照片上那个活灵活现的小老头儿,根本无法相信,一个曾经信誓旦旦号称连阎王收不走的老东西竟然临了会埋在这么一座不起眼的土坟包里。

只可惜罗东说了足有半个小时,什么都没发生。

就好像那个记忆中无所不能,能将天地都捅出一个窟窿的小老头儿真的已经死了。

就好像那个被世间传为神仙,能够在阎罗王手中抢人的狠人儿压根已经不复存在。

罗东吸了一口气。

他神情没落。眉眼悲凉。

噗通!

罗东低着头,毫不迟疑的弯下膝盖,连磕了三记响头。

叩,养育之恩。

叩,授业之情。

叩,阎罗传承。

起身,在抬头,罗东眼神坚毅,扭身就走。

滴滴滴!

一阵短讯声传来。

罗东愣了一下,他本来没打算理会。可紧接着,罗东兜里的手机跟跳蚤是的,响起来没完没了。罗东皱了皱眉头,掏出手机一看,顿时蒙圈了。

‘华夏银行提示,您的账户XXX,转出金额1亿3千5百2十3元,余额0.27元。’

‘花溪银行提示,您的账户XXX,转出金额3亿5千1百6十2元,余额0.27元。’

‘南华银行提示,您的账户XXX,转出金额2亿3千6百9十2元,余额0.27元。’

‘……’

什么鬼?

罗东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他下意识的就要拨通银行的电话,这可是罗东攒了六七年的老婆本,眨眼之间就剩一块两毛五了,他如何不急?

电话刚响了两声,紧接着一条不知名号码的讯息发了过来。

‘乖徒儿,念在你还有一点孝心的份上,你银行卡里的钱为师就收下了。早就跟你说过,钱财于我如浮云,年少得志,花钱不要大手大脚。这些钱为师帮你存着。’

‘至于,团团,混小子帮为师照顾好乖徒孙。’

竟然还有错别字?

但这不是关键好不好?

罗东的脸色直接就黑了,他甚至能够看到小老头儿正不知道坐在哪里捧着酒壶,对着自己呲牙大笑。

见鬼。

“老头儿,你玩我?”

几个字,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罗东的嘴巴里崩了出来。

他眼眶发红,死死的瞪住手机上的短信,感觉心都在滴血。

此刻,他就是再傻也明白自己是着了那个不着调的小老头儿的道儿了,就知道,连阎罗王都收不走的老小子怎么可能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

不过……

“那可都是我的老婆本啊,老东西,你只给我剩了一块两毛五?”罗东怒骂一声,愁眉苦脸的往回走,脸黑的跟黑炭头是的。

他来时眉眼悲凉,离开时咬牙切齿。

等到罗东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了,罗东十分熟练的在脚垫下找到钥匙,伸手打开老旧的单元房门。

“爸爸,你……回来了?”

罗东前脚刚进屋,一个怯怯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他扭头一看,便见到们后头的阴影处,团团正探着小脑袋瓜一脸怯怯的看着自己。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娃?我的? 第二章 第一次当爹 第三章 肾虚也是病 第四章 诊金一千万 第五章 南华沐家 第六章 借命而已,小问题 第七章 便宜师弟 第八章 刘寿往事 第九章 让我收下谢礼 第十章 生病了吗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