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花嫁之老公是野马
花嫁之老公是野马

花嫁之老公是野马

主角:楚然杜言 作者:桃花笺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1-21 09:55:06

穿越修仙悬疑重生

微信阅读 免费试读 离线免费看全本
火爆新书《花嫁之老公是野马》由桃花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然杜言,书中主要讲述了:“相亲?!”楚然头疼的扶额,难道我已经是剩女了?...
展开全部

就在林甫寒在电脑上辛勤耕耘的时候,杜言却意外的接到了一个电话。

“不用查了。”杜言匆匆忙忙的穿上外套,“楚然家出事了,楚然的爷爷死了。”

“我要离开公司几天,这里就交给你了。”这话却是对这林甫寒说的,杜言拿了几样东西就飞奔似的下楼去了。

林甫寒一把抓要往外跑的唐笑,“你干什么去?”

“老婆家里有事,我看看去啊。”唐笑被林甫寒拽住了衣领,只能在原地踏步。

“你不要去……”林甫寒把唐笑抱在怀里,看着杜言消失的方向,“他们有家务事要处理。”

“什么家务事?”唐笑横眉冷对,似乎对杜言很不满意。

林甫寒换上讨好的笑,“哦,你去了我怎么办,你不陪我我多寂寞。”

唐笑一脸嫌恶的看过去,太恶心了你!

楚然的老家H镇很远,杜言大约开了五六个小时的车程才到。他第一次来楚然的家里,地址都是李兴英给的。

H镇是个偏远小镇,清一色不超过四层的楼房和灰蒙蒙的色调,有未完善的公路坑坑巴巴,电感电线都在最显眼的地方缠着葱郁的树木,让杜言的时代感瞬间就褪去了好几年。

他拉风的银色跑车也弄得灰头土脸,这陌生又落后的地方生生隔断了他和楚然的距离,隔的好远好远。杜言第一次发现,他从来不曾主动去了解过楚然。

等他风尘仆仆的赶来,接待他的是岳父岳母。

杜言的岳父楚长贵是个黄脸电焊工人,长期的下蹲让他有了腰间盘的毛病,走路半扶着腰。岳母李月是个笑呵呵的妇人,待人热情亲切。

“小杜来了。”李月高兴地迎出来,“来来来,快来坐。”

杜言到的地方是楚然的爷爷家,三层楼的那种普通居民楼,一楼有两个大间,合起来还不够他和楚然的卧室那么大。而据说岳父岳母住的地方,是还不如这个大的小间。

楼也是旧楼房,转头新旧不一,色泽发黑了,怎么看都是要拆迁建新楼房的那种地方。

以前他还道楚然是存钱,原来是全将工资邮回家了。杜言从不曾听楚然讲起过家里的困难,若是他不来这趟,恐怕永远也不知道楚然家里的经济状况。

楚长贵递了根烟过来,“明天丫头才回来,你先在这委屈一晚。你们怎么不一起过来呢?”

杜言笑哈哈应付过去了。

“唉,这几天忙的什么也没准备。”李月洗了两个苹果,端了上来,“他爷爷死了,都没见上丫头一面,这脑中风说发就发,连口气都不带让人喘的!”

杜言让他们别忙活了,安慰着客套了几句。墙上有楚然爷爷的遗照,光头白胡须的瘦老头,呆滞地看着前方。

楚然家里的亲戚不多,刚巧杜言在那一天都纷纷见过了。兄弟姐妹间并不十分亲厚的样子,都是各过各的,来往甚少。就是赶上了丧事,才齐聚一堂。

晚上杜言睡在陌生的床板上,有些失眠。虽然李月帮他换了很厚的海绵,可毕竟比不上家里的松软大床。

倒是床单床被朴素干净,有一股淡淡的肥皂香。杜言想着事情,在快天亮的时候睡着了。自从楚然走了以后,杜言睡觉就甚少安稳过,这一觉居然睡到日上三竿。

据说岳父岳母不好意思打扰他休眠,让杜言觉得不好意思极了。

“小然回来了吗?”杜言整装完毕,用水杯漱了漱口。

“回来了,在院子和她的姑姑们说话呢。”李月刚答道,杜言就冲了出去。

旧楼房的前面后面,围着零零散散的高大树木,夏天绿荫凉爽,就算是院子了。那里有三女一男,都是楚然的亲戚。站在树边,一身高腰连衣裙,荷叶边飞飞袖加上鲜艳夺目的浅绿与白色拼接,蹬一双珍珠粉色锦缎蝴蝶结波点鱼嘴高跟鞋的人。

真的是楚然……

近一个月没见,她的脸色变得白里透红,穿着变得时尚靓丽,可谓人面桃花。

杜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楚然的大黑墨镜将她与众人的视线阻挡在外,好似不愿多沟通的样子。杜言上前去打招呼,那些亲戚也就识相地散了。

“你回来了?”杜言望着楚然的大黑墨镜,却望不到她的神情与眼睛。那是用来隔绝他的,还是她的那些亲戚的?

“嗯。”楚然应了,却没有要再说话的打算。

“爷爷的事情,很遗憾。”杜言有些急恼,他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楚然叹了口气,她的奶奶早就去世了,想必爷爷一去,妈妈辈的长辈们就要讨论老爷子留下的东西怎么分配,葬礼的钱谁出……若是团结的弟兄们还好,要是为了多争利少出钱而明争暗斗起来,确实恼火。

杜言将手搭在楚然的肩膀上,“别想了,我会安排的。”

楚然的爷爷他们又没有什么财产,顶多就是个房子。杜言知道楚然有个叔叔,以前当过兵,很痞气。退伍后一直游手好闲,爷爷还健在的时候就经常回来要钱惹事,最严重的不过跟楚然的父亲大打出手。现在更不愿掏一分一毫,如果他闹哄起来,几个兄弟姐妹都不愿掏钱了,那就只有落在排行老大的楚长贵身上了。

杜言果然没有食言,事实上楚然回来以后除了磕了几个头怀念逝人,什么也没做。都是杜言在外奔波,她的父母也对他倍加称赞。

也许就那么几天,杜言尝试在用他的方法对楚然好;就在那么几天,楚然也在父母面前安安静静的接受杜言的美意;就在那么几天,家乡的一切似乎很宁静安好。

但是事情总有办完的时候,当杜言跟楚然说一起回家吧的时候,他真的怕楚然会拒绝。

没想到,她只是嗯了一声,装好了行李,真的上了杜言的车。

楚然的话一直都不多,杜言知道,他们的事情并没有解决。

她还是带着墨镜靠在车窗边,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小说《花嫁之老公是野马》 第十九章 搜寻 试读结束。

不想错过《花嫁之老公是野马》更新?安装追梦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立即下载
终身免费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