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王婿当道
王婿当道

王婿当道

主角:叶凡姜初然 作者:吻天狼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9-10-09 17:26:44

轻松爽文言情仙侠游戏

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离线免费看全本
小说主人公是叶凡姜初然的小说叫做《王婿当道》,是作者吻天狼创作的都市逆袭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几年的半语子生活,让叶凡受尽屈辱。一次意外,叶凡竟然看到老婆手机短信内容。下一刻,他傻眼了,没想到老婆竟然是……...
展开全部

周一围见钟雷要逮捕叶凡,你是来了精神,上穿下蹦,跟跳马猴子一般,“叶凡,你个大骗子,别人我不知道,咱们可是从小玩到大,你有什么能耐我不知道吗,之前你连话都说不清,连高中都没念完,你会美人治病,真是开玩笑,边董事长,他就是骗子,您可千万别信他啊!”

“呵呵,这个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想想怎么治疗你下面那个已经烂了的东西吧,还是想想怎么用你的50万给自己买块墓地,准备后事吧。”

叶凡早就看出周一围命不久矣,他不单单是重度梅毒,还染上了吸粉的恶痞,多说一年两年,少说几个月。

“擦,小子,你竟敢诅咒本少?”周一围再也压不住城府,恼羞成怒,就算当着姜初然的面,同样无法摆出一副翩翩公子哥的姿态,爆了粗口。

“不是吗,难道,你这几年不是在外国疯狂的找女人,染上重度梅毒,还嗑药,如果没看错的话你将不久于人世。”

“啊!你?”

周一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裤裆,脸都气红了,他说什么也没想到叶凡竟然知道他这个秘密,而且公然宣布,这让他一个海归留学生的脸往哪搁。这一下可把他惹毛了,一声怒喝,爆了粗口。

“你放屁,你才重度梅毒,全家重度梅毒。”

周一围做贼心虚,怒极攻心,那还顾得大庭广众之下规范自己行为,猛地窜到叶凡面前,一记重炮,直击叶凡的脸。

“钟雷,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这个搅乱社会治安的人我拿下。”

“是,王局。”

钟所长闻言三步并作两步,直奔叶凡而去。他早就看叶凡不顺眼,王局一声喝令,他哪会怠慢,一个箭步窜到叶凡面前,就动手。

“钟叔,把他给我拿下,弄到局子里狠狠的收拾他,边董事长之所以满脸大包,一定是他记恨初然,记恨姜家,在草药里做了手脚,才导致边董事长今天这个局面。”

他的话音未落,王哲一声断喝:“钟雷,我是让你把这周姓竖子给我拿下,看看他是否吸毒,顺便检查一下男科病。”

“是。”

“钟叔,不能听那小子胡说,不能抓我啊,咱们两家可是世交。”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钟雷,看样子你和这年轻人关系非浅,还不赶紧把他控制住。现在没时间和你废话,等回头再找你算账。”

王哲的一席话已经宣判钟所长的前程,他的仕途算是毁了。

边桂荣见周一围是个瘾君子,此时,她的态度180度大翻转变,对叶凡那叫一个和蔼可亲。

“叶先生,这么说你有办法医治?”

“是的。”

“那么,叶先生,您需要什么设备,或者说借用医疗设备,我都可以想办法给您安排。”

“不用。”叶凡脸色极其郑重,一副资深老中医的模样,极其庄重的开口说道:“来不及了。”

边桂荣同样感觉身体不适,她去过第一医院,古院长亲自接待,不过愣是没敢收治,告诉她这是极为罕见的药物反应造成的自限性急性出血症,目前上京的医疗技术还无法攻克这种极为诡异的紫癜性过敏,若是金陵查不出过敏源的话,建议立刻转院,最好去燕京,免得误诊。

边桂荣是极为自强的女人,她必须参加摩洛哥国际商业交流会,她怎么可能去燕京治疗。

求根寻源,于是把希望寄托在姜初然身上,满以为在姜初然这做过药物美容,她这里一定有破解之法,不曾想姜初然同样是束手无策。

此时的边桂荣就仿佛抓到救命稻草,对叶凡那叫一个客客气气,她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只能对叶凡信任,搏得时间。

边桂荣此话一出,众人都以为叶凡会像得到恩赐一般,快速接诊,不过众人说什么也没想到叶凡却是不紧不慢,把慢慢的目光看向李处,声音略带一丝冷厉。

“边董事长,不是我不帮忙,我是怕我既没有行医资格证,又不是中医世家,没得到过世家传承,我怕这万一,到时候李处长还不得把我骨头拆了……”

“虽说在我这没万一,不过我一个姜家赘婿,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

李处闻言,吓了一身冷汗,立刻压低了半个格局,屈身说道:“叶先生,您别见怪,职责所在,职责所在,咱们是检查、监督部门的负责人,上纲下令,按规矩办事,不敢马虎,叶先生,既然事主已经同意,咱们这些按规矩做事的人,自然不敢多说话,叶先生,您就当我什么也没说,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考虑我刚才说的话。”

李处就差点没说,您就当我刚才放个屁,千万别把我的话当真,就当一个屁哧了。

李处自然是客客气气,他一个衙门口的中层主官,不过早就修炼了一身世故圆滑,变脸比翻书还快,立马变得客客气气,再也没有刚才一步一句话的盛气凌人。

“那么好吧。”

叶凡自然不敢怠慢,他之所以这样说话,也是心中没有多少把握,毕竟他刚刚突破障碍隔阂,修为和法术不强,就算脑海之中的上古传承,各种远古秘方,一些失传的手法、技法刻印在心中,毕竟他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而行医治病之中病人的变数颇大,转瞬间便是生命垂危,回天无力。

边桂荣是因为接触到天眷花花粉,又与姜初然所施的美容草药产生了药物反应,造成其奇特的药物过敏造成的自限性急性出血,一个不小心便会死人!

这是一种由五脏六腑内产生的自限性急性出血性紫癜过敏,可以说融合了腔内出血不凝,以及五脏六府内过敏性紫癜,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

“那么各位还不赶紧帮忙,扶着边董事长到医疗美容诊室进行治疗。”

叶凡用手轻轻一带,姜初然已经被他带着走向医疗美容机构,与此同时,他向边桂荣招了招手,道:“边董事长,来时仓促,身上没携带医疗设备,能不能弄几根银针。”

叶凡的一番话,四五名卫生、药监部门的工作人员闪电般的离开,他们哪敢怠慢。他们这一大帮有头有脸的人可是市府大员们上纲下派,要求他们无论用什么办法必须还健康的边董事长。

见卫几个工作人员去买银针,姜初然没好眼神的看了一眼叶凡,恨不得掐死他,事已至此,姜初然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她不敢确定刚才想的治疗药方是否能够暂时缓解边桂荣的过敏性皮疹,不过她还是开口了。

“叶凡,你这**,你给我等着,如果幸运的话咱们一起活。咳咳,和你说这些干什么,没时间和你在这废话了,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快搭把手。”

姜初然把边桂荣安置在医疗美容床上,然后拉着叶凡三两步走到她的中医美容药材专柜前,命令性的开口。

“马齿苋三钱,白醋一两,香油少许。”

“艾叶加香油拌匀……”

不等姜初然把话说完,叶凡已经幽幽开口:“艾叶,温经止血,散寒止痛,性味苦、辛、温,入肝、脾、肾经是个不错的好方子。”

“不过,光是这几样不行,还得加八干柴,温煮熏蒸。加荆芥,发汗解表,宣毒透疹。”

“而这些……而这些则是无法医治自限性急性出血症,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银翘三钱、荷叶五钱,羚羊角半钱,仙鹤草二两,生地钱半,千年老山参三钱半,最好是参须子,当归二钱……”

叶凡几乎没打顿的一连说出几十味中药,把现场的所有人都听傻了,特别是医学硕士生姜初然更是小嘴张的能塞一个鸡蛋,难以置信的看着叶凡。

当叶凡打断他的话,说艾叶温经止血,散寒止痛,性微苦,若肝、脾、肾经的时候。

姜初然心中还是一阵烦闷,她都已经这样了,急得火上房,叶凡居然还有时间跟她扯蛋,真是不学无术,怎么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紧迫,什么时候可以轻松的开玩笑。

还真像妈说的那样,她这个废物老公没心没肺,就算下一刻她被众人带走,叶凡回到家里同样睡得安稳,一觉到天亮。

可是当叶凡一口气说完药理药性如何炮制,报出几十位中草药,并说出边桂荣的病不在其表,而是自限性急性出血症,从内往外产生的出血性过敏反应,这种病症极具危险性。

而他所说的后几十味中草药,有的是止血,有的是温经散寒,有的是祛阻祛淤……

可以说正是治疗边董事长诡异性过敏性紫癜,对症下药。

姜初然一开始的时候没把叶凡的话当回事,不过她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越来越郑重,随着叶凡报菜名一般的说着后几十味中草药,以及如何泡制,制药的先后程序都有详细注解。

姜初然已经不敢再用脑子记忆,而是立刻拿起纸笔,不停的书写着,每写上一味中草药,姜初然的脸色便敬重一分,当姜初然最后落笔的时候,再看向叶凡已经不是原来的百般嫌恶,而是一种仰视的视角看着他。

她面前这位不是窝囊废老公吗,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出色,他什么时候看过她的药典,什么时候会灵活运用,而且能把每一位中草药搭配得淋漓尽致,恰到好处,用法用量,先后程序都是完美结合。

这,这……

“这,这些药有很多药材极其名贵,咱们不是正规中医院,无法储存那么多珍贵中草药,咱们这没有啊!”

“那还不好办,出去卖啊!”

“还不快点去。”叶凡一声厉喝。

“是。”

姜初然仿佛邻家的乖乖女,那叫一个温顺。

可是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姜初然冰美的眸子顿时冷下来,迸射出一道厉芒,“叶凡,你这**,怎么说话呢?”

姜初然一直高高在上,俯瞰叶凡,什么时候轮到叶凡对她指手画脚。

“老婆,别生气!你看我这不是还要给边董事长理气疏肝,施展针灸之术,要不,老婆大人,你来?”

叶凡接过刚跑回来工作人员手中银针,他已经没有时间对银针进行沸水消毒,然后再用常规的酒精消毒。

这个时候,时间就是生命,要以最快的速度替边桂荣体内止血。

他只能以气渡针,内劲外放,用真气消毒。

如果这个时候,时下有知名老中医,见到叶凡如此举动,必定一声怒斥,大骂竖子可恶,简直是糟蹋国粹,败坏中医名声。

哪有一个中医敢不对银针消毒,用两指擦巴擦巴,就隔着衣服往人身上刺。

这是哪家的中医,这纯牌是糟蹋国粹,纯牌是败坏中医名声。

因为叶凡所施展的上古针法,是失传了千年,乃至于几千年秘法施针之术,光说四象针法,就需要按、拿、推、摩等四种手法。而且在最关键的时候还需要他注入灵力。

况且叶凡还需要施展鬼谷子开创的鬼手十三针,以及回阳九针、伏羲九针术……

叶凡在边桂荣身上施了几十根银针,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边桂荣的生命体征算是稳定下来,下面便是他用特殊指法为她行功走穴,注入灵力。

姜初然被他打发出去,购买他开的那几十味中药,以及治疗脸部红肿大包所用的解毒清表的一些草药。

其余的这一大帮男女老少就这么直挺挺的看着他,仿佛他是罪犯,他们是看着犯人的监工,这让叶凡心里贼不舒服。

当他缓了口气,瞟了眼众人,道:“请问诸位,你们还有事吗,若是没事,请你们出去。”

这是下逐客令啊!

不过这个时候叶凡是医生,在医患关系上,无论患者是什么样有头有脸的人物,面对医生都得毕恭毕敬。此话一出,便以局长、处长为首的一大群男女老少纷纷离开,他们虽然心中多少有些不悦,却也是大局为重。

叶凡把他们轰出去之后,便对边桂荣施展上古传承,四象针法,鬼谷子的回首十三针,并施展了回阳九针术。

老祖宗留下来的上古秘技虽然天为惊人,能够收到常人意想不到的效果,却也常常回天无力的时候。

然而一样的秘技,不同的人施展,却是不同的效果,就好比同样是四象移动针法,在叶凡手指间上下移动,掐针定穴,每一次行针走穴,皆是不一样的效果。

况且,每一次行针走穴的时候,叶凡都内劲外放,在银针上注入灵力,从而修复边桂荣破损的五脏六腑,体内的各个器官。

当姜初然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将大包小包的各类中草药摆在叶凡面前,叶凡已经已经面色惨白,一副虚脱的样子。

他瘫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亲力亲为的意愿,却仿佛资深中医世家世祖传人,对姜初然发号施令,哪一味中草药去皮刮毛,哪一味中草药必须进行二次翻炒,哪一味草药需要秘制。

叶凡就仿佛师傅教徒弟一般,一副老态龙钟,嘴上却是夸夸其谈,当仁不让。

然而,这位燕京医科大硕士学位,药性、药理医科高材生却是满脸懵懵懂懂,时不时的发出“啊”“咦”“这”“怎么”等自言自语的词汇,而她却不敢任何质疑。

因为当她那样操作之后,事后才发现,这一味中草药秘制之后,与其他药物搭配,其性能和效果迥然不同了。

这,这还是她认识的窝囊废老公吗?这还是整天游手好闲的叶凡吗?

就凭这一副配方,若是放在中医世家的手中,这主传秘制配方,一个方子最少也要卖一两千万!

而面前的叶凡似乎毫并没在意。

是因为她是他的老婆,还是因为这种方子在他脑海里多如牛毛,不足为奇。

她是他老婆这还说得过去,可是自从姜初然把中草药给他买回来之后,那一大群被赶出去的男女老少,就不自觉的又把医疗美容诊室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难道她这个奇葩老公真的没把这上古秘方放在眼里吗?

姜初然虽说是医疗美容机构第一扛鼎美容大师,不过她对秘术传承的保护意识还是很强的,于是便给叶凡不停的使眼色,希望他们能有一个眼神交流。

然而这位奇葩老公,却仿佛没看到她不停的使眼色,或者说根本就不想与她眼神交流。

“叶凡,这么珍贵的配方,是有一定知识产权的,你就这么大吵大嚷,把配方无意中给卖出去了,你不知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吗?”

“呵呵。”

叶凡看着姜初然,她认真的样子挺可爱,“知道。”

“那你还这么大声说话,不知道每一个秘制配方都有知识产权,像你这样大吵大嚷,这秘制配方一旦流传出去,一旦被人注册,咱们再想使用,却是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

姜初然从医科大毕业之后,就接手医疗美容机构,不说整天都接触各种各样的产权纠纷也差不多。所以她对秘制配方极其重视。

叶凡将这配方说出来之后,并让姜初然秘法炮制,整个流程都在众人目睹之下,难免不会出现有心人。

姜初然是正规医科大硕士学位高材生,叶凡说出配方,让她秘法炮制,姜初然就已经知道叶凡所说的丹方必定是上古传承,必定能见奇效。

周一围原本是想看叶凡笑话,最好让他牢底坐穿。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反而被钟所长控制,不过必定是叫一声钟叔,把周一围弄出核心圈之后,钟所长便不对周一围进行人生束缚。

周一围虽说不是药科大毕业,却是个金融财经海归留学生,他留洋英格利斯,而发达国家对知识产权极为重视,久而久之周一围对知识产权的认识颇深。

听姜初然说到上古秘方,一提到知识产权,周一围便是听者有意,灵机一动。于是把手悄悄地伸到裤兜,并在兜里操作几下,打开了录音键。

他要进行全程录音,他要把这个秘制配方录下来,然后申请知识产权。

他相信边董事长的名声威望,就是一个绝逼的活广告,是比各大电视台新闻媒体上请明星,打广告还要有说服力。

只要叶凡能吧边董事长起死回生,那么他若注册秘方,得到知识产权的保护,就算不用也能卖一个大价钱。况且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打垮叶凡,从叶凡手中把姜初然抢回来,玩弄在股掌之间。

抖抖手就能赚个一两千万,像这种赚钱的机会,作为金融系的高材生,海归博士,他怎么可能放过,而且一边赚钱,一边爽快的报仇,眼看着QNM从他眼皮底下垮掉,那种报复的爽感,想想都想笑。

叶凡眸光闪了闪,嘴角处带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他就是向全世界宣布这个药方,故意让某些人动歪脑筋。

当把所有原材料在众人面前炮制好之后,叶凡慢慢起身,放眼看向众人,他的眸光再次闪了闪,饶有兴趣的勾了一下嘴角,带出一丝不着痕迹的诡异轻笑。

周一围,想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叶凡虽说不是睚眦必报的人,周一围公然在姜家当家作主,鸠占鹊巢,抢他老婆,这种夺妻之仇,叶凡若是不还以颜色,他还修炼个屁啊!

叶凡一连跨出几步,走到这一大群男女老少面前,双手一张,道:“各位,整个制药过程让你们看一遍,就是让你们为我做个证明。”

说着话,叶凡遥手一指药监局的李处,道:“李处,您是药监局的工作人员,请您留下,其他人员请出去。”

叶凡再次下逐客令,仿佛此时此刻众人是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他说的不是请出去,而是命令,不什么人都可以肆意践踏的命令。

在众人被轰出门外,没多大一会时间,叶凡和药监局的李处负手踱步,谈笑风生的并肩而出。

“李处,交代您的事,千万别走漏风声,一定替我保守秘密哈,拜托了。”

叶凡一边负手踱步,一边和李处小声说话,他们仿佛不是刚刚认识,而是相交甚好的多年朋友。

这让人群之中那位身材颀长的年轻公子甚是憎恨,眸光之中划过一丝阴暗。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失去的全部夺回来。

他的人生就是叶凡毁的,他要让叶凡生不如死,给他肆意践踏。

在叶凡和李处走到众人面前的时候,王哲排众而出,当仁不让的走向叶凡。这里他最有话语权,论资排辈也是最有资格说话的人。

见二人谈笑风生并肩而出,似乎叶凡还有所托,便再跨一步,说道:“叶先生,不知边董事长是否能赶上摩洛哥国际航班?”

作为负责上京城招商引资扩大会议上安保工作的王哲,他是被市府直接点名负责边董事长这次药物美容事件的负责人。

他肩上的担子可不轻,边董事长没事则好,一旦出现什么状况,市府大员们便第一拿他说话。

“王局,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应该没多大问题,不过,边董事长的身体还是极其虚弱,不过奉劝大家一声不要打扰边董事长,外部噪音影响病人的正常休息和恢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始终不见姜初然和边董事长出来,众人便有些压不住阵脚,小声议论。

不出所料第一个对叶凡发难的人,还是王涵,她一声厉喝:“叶凡,你的谎言马上就要被识破了,作为初然的母亲我不能允许你欺骗大家。”

“作为叶凡的娘家妈妈,我再次声明,我要大义灭亲,我要告诉大家,叶凡从小在我家长大,他的父母在她几岁的时候失踪,他爷爷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去世,他家的底细我再了解不过,既不没有中医传承,又没有什么秘方,他就是骗子,是把你们都欺骗了的大骗子。”

“我要大义灭亲,我要和他断绝一切关系。”

“从现在开始叶凡的所作所为,与我姜家无关,我女儿的一纸离婚诉讼也在我手中。”

说着话,王涵从小包包里掏出一张离婚诉讼书。

小说《王婿当道》 第11章 起死回生 试读结束。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