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东隅已逝,哲彦非晚
东隅已逝,哲彦非晚

东隅已逝,哲彦非晚

主角:夏晚庄哲彦 作者:月伶伶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10-09 10:38:02

都市游戏鬼怪历史

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离线免费看全本
主角叫夏晚庄哲彦的书名叫《东隅已逝,哲彦非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伶伶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偷吃室友炸鸡被发现,还惊吓过度梗死了。 魂魄穿越到农家女身上,被迫附送吃不饱+穿不暖+人人可欺套餐。 她决定农女翻身把歌唱,打倒旧社会黑恶势力,目标是带着娘亲和妹妹暴富! 等等,这位公子,她说的是暴富...
展开全部

顺鼎?她在脑海里苦思冥想了半天,愣是没想明白,这是哪个朝代哪个皇帝的年号。

不过一会儿,第三笼包子也热气腾腾的出炉了,有了之前顾客的一致好评,很快又被哄抢一空。

夏晚突然想起手上的药包,她这次来县上是给人抓药的!

她拍拍**,提起地上那一堆药包和几只锦盒,就说道:“剩下的利息,我改日来取。”

她不担心牛大富使诈,毕竟他给了五两银票,相当于给了她五百文钱。这么多钱都给了,牛大富还舍不得那几十文钱吗?

忙活了一天,夏晚决定奢侈一把。租了一辆马车,回村子里也不过才二十文。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一到村口,就下了马车。

此时天边已经隐隐擦黑,山峦边彩霞烂漫,十分漂亮。

夏晚刚一下马车,一个小小的身影一下子就扑到她身上:“姐姐你终于回来啦!”

提着一堆东西的夏晚差点被她扑倒,连忙稳住身形,带着她进屋。一连串将东西卸了下来,将剩下的所有银子都交到了江氏手里。

“娘,我们不会在饿肚子了,你看。”夏晚将包子铺的事情给江氏说了,“以后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取一次利息,莫说山珍海味,柴米油盐酱醋茶是肯定够了。”

不过她并没有说翡翠扳指的银子被夏建军抢走的事情,这只会让江氏徒增担忧。

“晚晚,只要你没事就好。”江氏心中欣慰,“这些银子,娘先替你保管着,等你来日出嫁了,娘在拿给你做嫁妆。”

“娘,解决了眼前的事情才是真的。我带着月儿先回去了,免得太晚了他们会起疑心。”夏晚说着,就拉着夏月和江氏告别。

夏晚回了三房的屋子,见夏建明还未回来,就直接去小厨房熬药了。这时候正好是夏家人刚吃完饭的时候,果不其然,灶台上只剩两碗米汤。

四姑夏紫菱正在烧热水洗碗,见她过来,指着米汤说:“饿坏了吧,快吃。”

这还是夏紫菱帮她们留的,如果没有夏紫菱,估计她们两姐妹回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好在夏月刚才在江氏那儿吃饱了才回来的,不然这两碗米汤,就跟白水似的。

夏晚找了砂锅,将药材倒进去淘了两次水,确定没什么渣子后,才架在火上熬。

恰在此时,夏建明也回家了。他手上拿着戒尺,还在想学堂里的那群弟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功课越来越烂,也不知是他这先生能力有限还是这群人不努力。

正胡思乱想着,还未进屋,就见夏萝朝他走来,脸色十分难看:“三叔,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经过昨天那么一闹,夏建明一回家整颗心都揪着,生怕又出什么大事,损坏了他这个清心寡欲的教书先生的名声。

“三叔,你看看堂姐,她竟然带着一个男人回家。”夏萝心满意足的看着夏建明越来越黑的脸色,还添油加醋的说,“还是背着那男人回家的,好多人都看见了呢。”

“胡闹!”夏建明气得大骂一声,反倒是把夏萝给吓了一跳,气冲冲的拿着戒尺就冲了进去。

正巧看到夏晚端着一碗药从厨房里出来,拿着戒尺指着她就骂道:“你可知礼义廉耻四个字怎么写,你尚未婚配,怎能干出此种有辱门风的事儿?”

夏晚微微皱眉,看见站在夏建明身后的夏萝正唇角微勾。奈何手中的药碗实在是太烫了,她只好先把药碗放在石桌上。

“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怎么就成了有辱门风了?”夏晚解释,她不相信夏建明身为一个读书人,也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人死在她面前而无动于衷,“这个人身受重伤,如果女儿见死不救,那礼义廉耻中的义字,又作何解?”

“堂姐不要强词夺理。”夏萝说道,“男女怎能有肌肤之亲?”

夏建明本觉得救人也没什么,但一听到这句肌肤之亲,一张老脸顿时就挂不住了。

“肌肤之亲?”夏晚莞尔一笑,步步紧逼夏萝,“堂妹能先说说,何为肌肤之亲?他一个半只脚都踏进阎罗殿的人,怎么与人肌肤之亲?”

夏晚一说完,就想起那男人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上,顿时整个人也不好了。

还好这情况没人看到,夏月当时也因为角度问题没看到。如果真让这些人知道了,指不定会被污蔑成什么样。

夏萝一张脸就像是被烤熟了似的,捂着脸逃也似的回了二房。

“爹,等这人醒了,我就让他离开吧。”夏晚低眉顺眼的说道,仿佛刚才那咄咄逼人的,不是她。

夏建明心里的气已经消了,只是一想到夏萝那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心里就仿佛有个疙瘩,怎么都消不了。

“罢了,既然是救人,且事已至此,为父也不便在多说什么。你快去吧,等那人醒了,就让他走吧。”

夏晚暗暗松了口气,又端着药踏进了三房的门槛。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但三房很穷,仅仅只有一盏光芒微弱的油灯。

摸黑进了厢房,夏晚凭着记忆将药碗放在桌上,见床上的人影似乎还在昏迷,她不由得叹了口气:“你说说你,害我今天挨了多少骂。”

昏迷半天的男人终于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便看到一道模模糊糊的人影。他心中警铃大作,抓紧了身上的被子,只摸到是非常粗糙的麻被。

庄哲彦记得,他被贼人追杀,身边的侍从一个接着一个的死掉。重伤之下,他只能趁着夜色,躲在树杈上。

那群贼人只以为他往前面跑去了,他原想撑过这两个时辰后,在回去与下属汇合。

谁知,他竟失血过多,就此晕厥。

再次醒来,就看到一道鬼鬼祟祟的人影在床前乱晃。那人影掀开床幔,他就反手一掐,将那人压倒在床上,手掐住那人的脖子,低声质问:“你是谁?”

小说《东隅已逝,哲彦非晚》 第十七章历史没学好 试读结束。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