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最后一个风水师
最后一个风水师

最后一个风水师

主角:袁瑱陈雨 作者:万千烽火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8-14 12:05:48

主角叫袁瑱陈雨的书名叫《最后一个风水师》,是作者万千烽火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爷爷是一位风水师。爷爷出山那天,开山扒路,保驾护航。那时,全城封路,在我们那座内陆城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寂静无声,连一声婴儿的啼哭声都不曾响起。...
展开全部

第8章尸油印迹

这种情况下,就算那女凶煞威胁我,把她除掉未必能救下李芷婷父亲,我也不会担心。

我扬起手里的收魂袋,准备将袋口对准那女凶煞。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凶煞却突然又开口说了一句话。

“都到了这个份上了,我还不能取走这个小小风水师的命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白上翻,似乎在望着堂屋的屋顶。

我不由得心头一惊,这女凶煞是在和谁对话。

这里就我和李芷婷两个人,而李芷婷此刻正在屋外的院坝里焦急地等着。

我心中判断,女凶煞应该是在暗中控制她的人再对话。

听他话里的意思,和我斗争她一直处于下风,是因为她没有真正的出手么?

我暗暗想到这个层面,顿时就心中有些紧张起来,我对付她已经算是很专心用力了,要是她没有真正出手的话,我岂不是完全不知道她的实力。

 她说的话,我听得见。

但是控制她的人给的回应,我就听不见了。

因为人在远处回应凶煞这类阴物的话,最常用的是符纸或者灵物,不会像和真人说话那样发出声音。

造诣深厚的那种风水师,或者说道士和和尚,甚至直接可以靠自己的意念或者灵魂和阴物对话。

目前我的能力,还达不到靠意念和灵魂和阴物的地步,除非阴物主动和我用灵魂对话,要不然很难做得到。

我本来就要收了那女凶煞,听到她的话后,忍不住迟疑了下,可就是这一下,那女凶煞找到了机会。

她瞳孔突然大张,拔地而起,张牙舞爪地朝我袭来。

本来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就不远,加之她速度很快,慌乱中,我的收魂袋还没来得及用袋子口对准她,她就已经到了我跟前。

我感觉自己浑身颤了下,头皮一阵发麻,此刻再用符箓来对付她,已然来不及了。

不能用符箓对付她,我也一时找不到有用的办法。

我心中顿时生气了一丝绝望,难道自己第一次帮人办事,就要葬身于此吗?

这一刻,我脑子里面已经忍不住浮现起爷爷的脸。

要是我就此死了,那真的没有脸面去见泉下的爷爷。

那女凶煞在我面前飘了起来,锋利的五指,从我头顶打下。

我想就地闪躲开来,但是脚却不听自己的使唤,站在换地不知道应该如何挪动。

我想,自己真的完了,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那种绝望感,已经让我完全放弃了任何的防守和抵抗。

“袁瑱,袁瑱,你怎么了?”

一道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感觉自己的脑子忽然就清醒了,那种绝望的闷沉感觉,迅速从我脑海里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明。

这时候我才发现,那女凶煞正一脸惊诧地望着我,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而屋外院坝里的李芷婷已经来到了堂屋的门口,此刻她正面色煞白地朝我挥着手,眼神之中全是担忧的神色。

我豁然明白,刚才我是被那女凶煞蛊惑了,她是想从我的身体里面,抽离走我的魂魄。

人的三魂七魄支撑起整个人的生命,而这三魂七魄之中,就有管控我们的胆量的魄,刚才显然差点就让她得逞了。

幸亏有李芷婷的喊声,让我从迷惘中回过了神来。

我迅速右手捏了一个指诀,直接朝女凶煞的丹田位置按了过去。

女凶煞应该没有料到,我会在这种情形中,保持住几分清醒的头脑,在我的指诀已经摁在了她身形丹田所在的位置时,她才反应过来。

不过,就算她反应过来,也已经晚了。

我的左手五指翻动,迅速凭空画一道形式简单,但威力却不容小觑的符箓。符成,我顿时感觉自己脑袋有点眩晕,想吐。

因为画这种虚无的符,比较耗自己的阳气和血气,但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寻求生机,哪怕阳气耗去七分,也能让我死里逃生了。

那女凶煞见我右手朝她丹田袭去,她慌忙想往后退,以便能躲开。当然她也不得不躲,要是被我指诀打中,她的煞身至少受到三成的伤害。

而此刻,就算她躲开了我对她丹田位置的攻势,也不能让她躲过我左手打过去的气符了。

在她后退闪躲的那一刻,我左手迅速朝她天灵盖上拍了下去。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女凶煞的身形直接倒飞出去,重重地砸在了李芷婷家堂屋的神位上,接着落到里面。

女凶煞怨恨地看着我,道:“不可能,你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清醒过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惊魂未定,但我赶紧稳住心神,冷冷道:“我是你的终结人。”

一语言罢,我也不想用什么收魂袋来收她了,先直接打残她再说。

一个人要想控制凶煞帮他,必须得用特殊的手段,让凶煞和他产生紧密联系才行,不然是难以控制凶煞的。

被控制的凶煞,就类似于他的一个分身,凶煞感知到什么,他就能感知到什么。

也就是说,我眼前的凶煞受到了我的重创,那么背后暗暗控制凶煞的人也不会好过。

我直接朝那女凶煞走过去,然后十指相扣,双手的食指和中指迅速翻转,旋即大拇指紧扣,结了一个诛邪法诀。

女凶煞望了眼我,煞白的瞳孔之中流露出了一种极为担忧的神色,她盯着神位下方的位置看了眼。

然后她的身形就地消失了,在她消失之处的地面上,赫然出现了**那么大的一滩薄薄的淡黄色油迹。

眼看就要把她拿下,没想到大白天的又让她脱逃了,我心中很是不爽,忍不住为自己的经验不足而感到愤懑。

不过,看到那一滩油,我不禁惊诧万分,因为这油不一般,而是尸油。

此刻我已经明白,背后暗害李芷婷父亲的人,是用尸油和女凶煞之间建立了联系,也可以说是用尸油在炼养凶煞。

在我知晓的风水秘术之中,有一种用尸油来培养煞物的邪法,不过这种邪法很损阴德不说,还会影响施法者的阳寿。

我有些搞不明白,背后的人与李芷婷父亲是有多大的仇,多深的怨,竟然会用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阴招。

“袁大师,你没事吧?”

小说《最后一个风水师》 第8章 尸油印迹 试读结束。

不想错过《最后一个风水师》更新?安装追梦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