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百魇夜行
百魇夜行

百魇夜行

主角:朝来沈濯弦 作者:七宝炖五花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8-14 10:58:16

新书推荐,《百魇夜行》由七宝炖五花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朝来沈濯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都会做恶梦,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噩梦的根源,是一群生存在梦境之中的异兽,名为梦魇。古人杂书典籍曾经记录过这些梦魇的奇幻与凶名,它们祸害梦境,迷魅精神,乱人心智,只有古老神秘的梦魇猎人们,可以诛灭梦魇,守...
展开全部

“快点快点!”颀长俊朗的年轻男生死盯着手机上的时间,伸出手指随时准备点上去,“听说他以后都不写了,这就是封笔之作了!以后肯定要高价!今天秒不到以后就难了!”

朝来刚结束今天的武器体术训练,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斜昵了那男生一眼:“庄俊逸,你脑子进水了吧。他不写新的,旧的可以再版啊。出版社又不会和钱过不去,能眼睁睁看着一群人买还要搞绝版。”

被喊作庄俊逸的那个男生一愣,然后脸色涨红,瞪了朝来一眼:“你懂什么,我就喜欢这一版的封面!”

朝来无所谓地耸耸肩膀,顺手拿起了打火机,点了火苗,让打火机在指尖轮转翻覆,那火苗儿时而擦着她的指尖,时而晃过她的手背。

庄俊逸看得心惊肉跳:“云朝来,你没病吧?选什么元素法术不会你要选玩火啊!你赶紧放下!我看着就眼睛疼!”

朝来玩得不熟练,到底还是被烫了一下,撇嘴放下打火机。

庄俊逸吓得一把拽过她的手:“药呢!你赶紧上药啊!”

朝来打掉庄俊逸的手,做了一个鬼脸:“哪有那么娇气。”说着,她夺过庄俊逸的手机给庄淑娴看,上面的购书页面里书籍样章的内容,古寺青山,刀光剑影,江湖一战,“你成天看武侠小说,也没见你学会一星半点的武功啊。”

“我看小说不是为了工作!跟你这种人聊不到一起,去去你赶紧上药去。”庄俊逸推开朝来。

朝来躲开庄俊逸的手,视线落在那本书的作者介绍上,她有点纳闷。

这作者照片上看着还很年轻,是什么原因突然就宣布不写了呢?

也许是职习惯,朝来拿了药膏擦着,她总是觉得这种突然性的转变,总和梦魇有关。

朝来伸出手,轻轻的风吹过带起的丝丝凉意,她透过暖融融的阳光,看着自己白皙无瑕的手,白天的那一点烧伤了无痕迹。

梦境就是有这种魔力,哪怕梦醒以后伤痕累累,一旦入梦,就能完好如初。

这梦里江南秀色美如山水画卷,很难想象,这样的晴空万里之下,会有什么梦魇。

醒来尘烟霾漫天,梦里却在花下眠,被阳光投下暗影的石板路,一侧是小桥流水,一侧青瓦白墙。乌篷船缓缓带出一道水痕,站在船头划船的船娘脚下放着一篮子新鲜的莲藕,哼着一支小调。

突然,不远处的青瓦之上,跃起一道人影,那是一位青衣长剑的侠客,剑光暴起,带出一道血花。

天碧蓝,瓦墨青,血花殷红四溅。

那侠客吹了一声口哨,哒哒的马蹄声飒杳而来,青影翻飞,落在青花红尾骏马的马背,剑光如霜雪闪烁,将身后的追兵挑起,青花红尾的骏马飞驰如流星划破空气。

那些追兵一个个仿佛是人偶,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所有的人都是一剑封喉,血花一朵,慢慢绽放,流入了清碧的河道,随着乌篷船的水痕悄然消散去。

“竟然没有消失。”朝来用脚尖踢了踢那些尸体,瞧见那些尸体就那么被踢了两脚,翻了一面,并没有和一般梦里龙套那样,死了以后就莫名其妙消失不见。

看来这个梦境看来不仅仅画质高清,细节也十分到位。

朝来望着那青衣侠客踏马流星去的方向,咧嘴一笑。

虽然细节很真实很细致,但是到底还是梦境,有着违背物理规则的离奇,这位大侠策马奔腾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离开她的视线。

“主角嘛,一定要在镜头里。”朝来嘀咕了一句,喊来船娘,跳上了乌篷船。

乌篷船悠悠荡荡,抵达了一处人来人往的码头。

码头上是一座八字桥,上面来来往往都是赶集的人,各个都穿着和朝来一样的古装,抱孩子背箩筐抗米袋子推轱辘车,像是《清明上河图》里的人物动了起来。

朝来咧嘴一笑。

果然这个作家的梦境,还是有点古怪的,不枉费她背着师兄师姐偷偷潜入进来,还没有戴任何数据监视仪器。

前几天云雾丞打了小报告,她的直属师姐和责任师兄都觉得她最近太拼,入梦过多,不适合再进行夜晚的实习梦境训练了。她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自己想办法找那种疑似有问题的梦境来偷偷练习,正巧白天庄俊逸提到了这个作家——这位青年作家前阵子还公布了新作,就隔了没俩月便宣称封笔,难保不是有人为了利益,在他的梦里利用梦魇兴风作浪。清除这种败类,解决掉梦魇,就是梦魇猎人的天职。

朝来睡觉前花了不少时间调查这个笔名叫做风萧萧的作家,果然一入他梦中,便是他的故事世界,刀光剑影,义气江湖。

那青衣剑客风萧萧还在朝来的视野里,此时此刻坐在一处茶楼的旗幡下,姿势大马金刀,长剑拍在桌子上,端着一大碗茶,正咕噜噜灌进喉咙里。他一身凛冽肃杀之意,衣摆还沾着血污,吓得一旁的店小二双腿发抖,连茶钱也不敢收。

朝来也坐到一旁,左顾右盼,一副路人的好奇。

她的确也觉得好奇。

这码头场景复杂,人物众多,但与一般的梦境不同,每个路人都十分清晰,眼前一切真实细腻,朝来真要错觉自己穿越时空,来到古代了。

太过真实,这种梦境与现实难以分辨的栩栩如生,朝来只在她的责任师兄那里体会过。

然而这个风萧萧,如果他只是个普通人,一个作家,就算擅长设定和构架,梦境也不应该这么逼真。

朝来思忖着,望向热闹繁华的长街那头,这一望,正巧看见一群身着哪个门派统一制服的剑客穿过人群,渡桥而来。为首的老宿出手如闪电,一眨眼冷剑寒光已经抵到了风萧萧的咽喉!

只见那青衣侠客风萧萧一脚跺下,桌子登时掀起,充为木盾,挡住了这一剑的剑势。让朝来脱口喝彩:“好身手!”

那老宿一怒。唾骂道:“风萧萧!你这杀人如麻的魔头!”

风萧萧趁势扭身,递出一剑,挑起了头顶茶馆的那面旗幡。旗幡断落,朝着那老宿兜头盖脸。接着他顺势近身,剑光挑起之间,血花四溅,吓得附近的路人小二四下逃窜。路人真实灵动,环境细腻真实,武功绚丽连贯。

朝来满腹狐疑。

哪怕是梦魇猎人,比如她自己,想要做出这样细致的布景,这样体感深切的环境,都需要大量的准备和学习。

职业的梦魇猎人,业内最顶尖的造梦大师,有幻术师之称的观人定,想要做到这种细节,也需要前期的准备,没有准备过的梦境场景,是不可能如此真实。

这风萧萧当然不是观人定,因为观人定辈分来说是朝来的师兄,实际来说,是朝来的师父,从小就认识。

这梦境的镜主是风萧萧,武侠小说作家。

从这份亦真亦幻来看,也有可能是梦魇猎人,或者更糟糕一点,是魇师。

朝来想起她为数不多几次遭遇魇师,那记忆可并不愉悦。

就在她思索间,一群十几人的追兵又变作剑下亡魂,一场杀戮血腥气四溢,店小二甚至躲在了朝来身后要哭出来了。而几个残兵还在努力与风萧萧周旋,可眼见着一个个也落了下风。那作家风萧萧挥剑如雨,挥剑之间毫不留情,招招残忍冷酷,尤其是右臂,那完全是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摆臂竟然晃出几道残影!就算是风萧萧学过功夫,这手臂能挥舞得装了马达一样,也不符合逻辑。

朝来挑眉看着风萧萧。

“你又是何人?!”风萧萧血红着眼睛,滴血长剑指向朝来。

然而还未等朝来回答,一个含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响起:“客官,要不要来一碗阳春面?”

朝来转过身,对来者一笑。

这来者穿着一身短褂,笑眯眯地看着朝来,没有任何梦魇猎人的专业气息,也没有魇师那种豢养梦魇的古怪味道。前几天朝来还和同门们断言,这个人和她哥哥的搭档一样,是普通人里偶然出现的天赋者。

一个很有天赋的天赋者,不仅现实里拥有厨艺,梦里能制作出具有法术效果的“食疗”美味,比如那碗安抚李想情绪的杨枝甘露——还能够驯服梦魇,将梦魇从梦境里带走。

朝来他们本来还讨论过,现在人手匮乏,要不要挖掘一下这个天赋者,今天她竟然又和这位沈濯弦在梦里相见。

“呦!负责貌美如花的男配角登场了。”朝来对濯弦做了个鬼脸。

“什么男配角啊。”濯弦哭笑不得,转向风萧萧,很入戏地问,“客官,您要点儿什么?”

风萧萧很无所谓地丢给濯弦一块儿碎银子:“阳春面。”

阳春面。

清汤白面,面条劲道爽滑,汤头味道柔软。这个前前后后杀了十几个人,身上的衣服还沾着血的杀手,就这么淡定地坐在原地吃着阳春面。

朝来看了几眼觉得有点食欲,也让濯弦帮忙盛来一碗面。

的确是一碗好面。

清寡柔和的面汤,撒了一层看上去不合时宜的炸洋葱酥,非但不油腻,入口反而衬出来清淡之中的鲜甜,那不是江水鲜鳞提神而昂贵的鲜美,而是非常切实的小鲜,小打小闹地,来一口又没了,像是日常生活里俯首皆是的细碎温暖。

朝来都吃得心满意足,更不要说风萧萧这个刚刚经历过剧烈有氧活动的人,只见他用乌木筷子挑起一段银丝,玉色汤水叮当一溅,又立刻捂着衣领,生怕面汤弄脏了似地,小心翼翼吹着面,一入口眼睛睁大不住点头,忍不住比划了一个拇指点赞,露出几分少年神色。让朝来再度确认,他的确是青年作家风萧萧,一个来自21世纪的普通人类。

然而更让朝来确认的是,风萧萧刚才那一身肃杀,也随着一碗阳春面下肚,消失不见。敢情这个沈濯弦梦里做的美食,还有安神汤宁气丸静心口服液的效果。朝来忍不住小小吃惊——这个沈濯弦的天赋,搞不好还真的是个传说里的英雄难过美食关。

已经失传的药师天赋,难不成能在这个天赋者的身上重新展现?

朝来记得那天和师兄观人定汇报沈濯弦这个人的时候,观人定指出过两点问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观察:

第一,沈濯弦使用的那些锅碗瓢盆,是自己的想象力,还是利用某种法器或者武器现实化的。前者,普通人做梦也做得到,比如爱猫之人做梦梦见自己搂着一群猫,属于愿望和想象力范畴;后者才是入梦天赋,有意识有控制,是主动的。

第二,沈濯弦如果梦里做的饭有治愈效果,是因为好吃,还是因为天赋使然。前者,所谓的治愈效果,闻人谕的老妈亲手包的包子也能做到,后者,属于梦魇猎人之中最稀有的天赋——药师天赋。

这种天赋若干年前随着沈家的覆灭最终失传,而如果沈濯弦真的有食疗这种近似药师的天赋,那就不容错过了。

可惜时机不容朝来好好琢磨,她倒是不愿意错过沈濯弦这样的天赋者,但那些追杀者也不愿意错过风萧萧在人堆儿里吃面,一转眼又一波追兵来至,风萧萧吃完面舔舔嘴唇,挥剑暴起,一瞬间血花涟漪,染红了一池春水。然后他长剑入鞘,又一**坐在椅子上,继续吃那碗没吃完的阳春面。

不过风萧萧,遵循梦境规律,不管是刚才引着追兵远远交手,还是近在咫尺吃得满头大汗,他都还是没有立刻朝来和濯弦的视线。

“这是怎么回事?”濯弦不太明白,“他怎么好像跑不远?”

“因为梦境比喻起来,就是一个长镜头,主角永远都在镜头里,反过来,镜头里一直有谁,谁就是那个做梦的人。”朝来看着濯弦还挺现实地在收拾碗筷,有点纳闷,不是说有人指点过他,这么基础的东西都不讲,指点的难道是厨艺不成?

“没有说过这么细节的。”濯弦有点遗憾,“我以前不懂,就把做梦当做是打游戏在玩,后来知道我亲生父母是心理医生,也在梦境里行动过,我很好奇,所以见到那位业内人士的时候,才会央求他教教我,可惜没几次他就再也没有出现。我一直盼着还能再遇见你们这样的人,等了很久,才等到你。遇见你我才知道,这行里门道太多,我之前想的真是太简单。”

“那有空我给你讲。”朝来看着濯弦暗下去的笑容,脱口而出。

“那就太好了。”濯弦对朝来很武侠地抱了抱拳。

“不过你这每次都是做饭,是什么意思?”朝来看了看濯弦手里捞面的长筷子和竹筛,这手法之娴熟,可不是靠做梦幻想就能幻出来的。

“我家是开饭店的,我毕业以后就在家里帮忙。现在竞争残酷,我们家这种老式的家常菜馆也不好生存,我一直琢磨改进,但白天实在没空。在梦里时间足,也不怕费钱费雪花牛排,正好练练。”濯弦拍了拍围裙。

“原来你家是开餐馆的,怪不得呢。”朝来点头,这是现实里的技能天赋在梦境里的投射,所以,他梦里也很会做饭。

噗通噗通,呲溜呲溜。

风萧萧继续吃着第二碗阳春面,吃得热火朝天,满头大汗。

朝来也觉得额头冒汗,这家伙就算是做梦也太入戏了,要不是她事先看过资料,她非得以为这个风萧萧也是梦里的配角,甚至梦魇本人。

追兵们也是一身冷汗,因为又一拨人赶到,义正辞严,喊着魔教妖孽受死吧,然后就死光了。

再来一伙人,团灭。

风萧萧甚至都没舍得放下面碗,只用他的右手出剑。

一只麒麟臂剑动黄金手,四五波追兵就变成尸体被他踢下河,血花涟漪,染红了一池春水,而视线可及之处,似乎有一众不同寻常的大队人马凛凛杀来。

小说《百魇夜行》 第五章 一碗阳春面的血案 试读结束。

不想错过《百魇夜行》更新?安装追梦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