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起墓人
起墓人

起墓人

主角:王三斤王金发 作者:竖子无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8-13 14:07:20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起墓人》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竖子无谋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王三斤自幼被金鸡屯的看坟人王金发抚养长大,跟着师傅习得道门之术,然而却阴差阳错地接连害死了师父和师叔,由此被当地村民认为是“鬼王”,纷纷对王三斤退避三舍。但村外来的周大师却对王三斤称兄道弟青睐有加,结...
展开全部

第三章诈尸

王家的事,金鸡屯转眼就全知道了,但因为王金发给人看坟,阴气重,这事儿又太邪乎,所以没人敢言语半句,乡亲们聚在村口大槐树下瞎叨咕!

老葛一连几天都没走,王金发尸身的金粉一共刷了七层,每天刷一层,直到那具黑炭变成了佛光万丈。

我扑通跪在面前。

“爹呀爹,儿子不孝,没办法给你超度喽,炼狱十八层,你别苦了自个,下十七层就得嘞,保准它找不着喂!呜呜呜。”

老葛反复在旁边诵经,虽说佛道不分家,可呜哩哇啦的俺一句听不懂。

入了夜,金鸡屯这座山坳骤冷了许多,老葛说,俺爹今夜回家,让我这大孝子三跪九叩,等它附在金身后就得连夜出殡。

我当时还不同意,说俺爹是体面人,家里连口棺材都没有,回头还得去乡里定。

老葛说我糊涂,金粉共七层,还要什么棺材?王金发已经是金钢不坏之身,我要连夜背着尸身上将军岭,趁那厉鬼还没来把人埋下。

我道行尚浅,也分不出老葛这话靠不靠谱,只是多嘴了句。

“埋哪儿?”

老葛点透了我,“你平了哪座坟,就把人埋在哪儿。”

我当时就激恼了,“这不是送货上门?个老秃驴你安的什么心。”

看我恼了,老葛还相当耐心,“瓜娃子,脑子里都是浆糊,那座新坟就是土地爷地宫所在,厉鬼是从这儿来到人间的,它做梦都想不到,你把你爹藏在了那座坟里,但要记住,这次把坟彻底平了。”

夜里我反复念着清心咒,等待王金发回家,可今夜头七,厉鬼必然也会上门讨债,和老王一照面儿还不得打起来?

老葛说他有办法拖住厉鬼一时三刻,我动作要快,趁机会背着金身出发,久了连他这个老秃驴也不顶用。

吱钮!

门开了条缝,穿堂风进来了,我脊梁骨一缩就感觉不对,这不是普通风,老葛敲着木鱼投入极了,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

我吓得心里默念,“王金发啊王金发,你养俺十八年,老子感恩不尽,不管俺是不是鬼胎,只要还有阳寿一天,就不会忘了你是俺爹,一会儿送你上将军岭,你可不能加害俺。”

这股阴风倒不像前几天厉鬼般狂放,只在角落溜了一圈又扬起了白幡,接着便轻轻附在了金身上。

俺大气也不敢喘,眼直勾勾的盯着老葛,心里特别着急,老秃驴,你倒是发句话呀。

可老葛眼皮也不抬,边敲着木鱼边说,“娃子,时候到了,快走,厉鬼已经在路上。”

我哪敢耽搁,冲上去用布条把王金发绑在后背就跑,当时老葛又急了。

“你这娃子怎么不着调呢,话还没说完呢。”

只见他手里多了个小茶盏,又从身后的葫芦里倒出些油脂,接着剪了灯芯点起来。

“路上灯不许灭,怎么去的怎么回来,现在出发点灯,回到家灯灭刚刚好。”

我狐疑的接过来,再问了句,“万一中途灭了呢?”

“灯灭,那厉鬼立马就会寻去,别说你爹躲不了债,白死了,你这鬼娃也会被它领走。”

老葛表情凝重,我听这话倒抽了口凉气,我滴个乖乖,这么严重!

那盏灯在我手心抖了几抖,上路后俺根本不敢走快咯,上老秃峰本来就不容易,这条路要不是有死人出殡根本没人走,隔几个月荒草长出来,找路都要找半天。

在过西凉河的时候,王金发脚面上的金粉沾了水,给我吓个半死,依老葛的说法,三经出发,五经必须归来,否则鸡打鸣时人还没埋下,太阳出来就得魂飞魄散。

好容易找到那座新坟,灯还在,我把金身放在旁边三跪九叩。

“爹呀爹,你要在天有灵,保佑我顺顺当当的,你好我好大家好。”

捣鼓完就开始挖坑,前天两米高的坟包已经完全褪去,老葛吩咐尸首必须深埋,毕竟土地爷的地宫就在路中央,万一埋浅了,今后哪个不长眼的拿锄头三刨两刨,尸首就露出来了,那可是大不敬。

我吭哧半天,估摸着应该差不多了,总算出了口气,我嘴上说,“爹啊,这就是你的新家了,你放心,从今往后我每个月都来看你,好酒好菜好伺候。”

说完一回头,我可彻底傻了,王金发的金身不见了,不见了!

这些日子我见过游魂跟人相见,还没见过死人长腿逃之夭夭的。

当时我脱口就喊,“爹啊!”

长明灯还在,尸体却不见了,王金发的魂回到了金身,照理说会被禁锢,可它用什么办法重新驱动了身体?

我趴在地上心焦如焚,眼看着林中雾气腾起,一会儿鸡打鸣,太阳当空,这是要魂飞魄散的节奏啊。

新土留下了金色脚印,一路到山下,可以肯定,王金发一声不吭自己回家了。

这还得了?我二话不说就追,这金身跑的倒快,一路上老子几次嘴啃泥都没能看到个背影。

回到村口时,鸡已经打鸣了,接着东方鱼肚白,一轮红日从将军岭山背后升了起来,我心说,完了完了,这回把王金发是彻底没了奔头了,注定难逃灰飞烟灭的结局。

我踉跄的跑着,嘴里骂的厉害,“你个老瘪犊子,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有什么事不能让儿子去办,死都死了,还瞎跑个球啊。”

回到王家,一推门我腿都站不住了,眼前景象实在骇人,只见老葛被三尺白缎子吊在房梁上已经气绝身亡,王金发金光灿灿,盘腿坐在底下似乎在等什么人,周围金粉掉了不少。

我看得明白,老葛脖子上也沾了金手印,王金发勒死了老葛?

这是咋回事!

小说《起墓人》 第三章 诈尸 试读结束。

不想错过《起墓人》更新?安装追梦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相关资讯

最新小说